Skip to main content

宣教的情懷

Sep 07-08, 2019
王允志牧師

主耶穌在祂受難之前向父神的禱告中提到圈外的羊。“正如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並且我為羊捨命。我另外有羊,不是這圈裡的;我必須領他們來,他們也要聽我的聲音,並且要合成一群,歸一個牧人了。”(約10:15-16)。 在我牧會20多年中,我沒理解這禱告廣義的理念,我只是以本地事工作為這圈外,的確本地也有極多傳福音的需要與機會,經常的思維是本地事工都忙不過來,那有精神力量去關切外地福音的事工,我也相信有不少的牧者與我有同感。

當我讀到使徒行傳13章,我只會輕率的說:那只是夢想中的教會,那有可能像安提阿的教會差派最好最有恩賜的傳道人去遠方建立教會?本地的教會才是最重要的,聖靈怎麼可能派兩個教會的領導去宣教?他們應該好好在本地教會牧養及傳福音。

又當我讀到使徒行傳第8章,腓利在撒馬利亞被神大大的使用,教會興旺,,神蹟奇事頗多,肢體同心,全城因這教會而“大有歡喜”。何等成功的事工!看到26節,神的使者叫腓利離開他輝煌的事工走向曠野–那裡沒有會眾,沒有聚會,連人都沒有,一個成功有恩賜的傳道人在曠野能作什麼?神的使者一定弄錯了?不是應該派腓利去更多人群的地方,領更大更有果效的聚會嗎?使更多的人聽到福音,為什麼只派他去向一個從不相識的外國人傳福音?

由教會歷史上,我們曉得以上的兩個例子對基督教有巨大的影響,不單止使自身的教會興旺成長,對主耶穌的大使命有極大的貢獻。這使我覺悟這“圈外”的含意遠超過本地的視野。宣道會的創辦人宣信牧師早有這聖靈的感動,宣教與本地教會是聯盟的一個團體,不是兩者選一,不是輕此重爾,不是先後次序。這是宣道會的基因 (DNA),這也是神建立祂教會的藍圖。當耶路撒教會不願意“走出去”時,神要用逼迫讓門徒明白,要教會增長健康,宣教與教會是要聯盟並肩作戰的。

列宣在過去的四十多年中極其注重宣教,感謝神!興起了很多位全職的宣教士, 加上幾位專業人士也投身福音的行列。不少的弟兄姊妹忠心為宣教事工禱告奉獻,更對宣教士家人的照顧愛戴,真是可讚可誇。但容許我提兩個不中聽的問題: 列宣是否真正明白安提阿教會的策略?列宣是否真正明白為什麼宣信牧師辭去高薪尊貴的職位,而在紐約冬天寒冷的街頭開始宣道會第一次的聚會?作為列宣的一份子,我自問我的宣教情懷何在?

蒙福的周末

Aug 10-11, 2019
王允志牧師

上週末有機會去領卡加利城西宣道會的粵語夏令會,大會的主題是“使命的人生”。今年是那教會成立二十六周年,神很祝福這教會,由起初的六十人開始植堂到今天近一千人的會眾,神的恩典與帶領裝備這教會不止在人數上增長,在宣教事工上也是眾宣道會的榜樣。我與現在的主任牧師相識多年,他曾在加拿大及海外忠心的服事過。在我們的交談中,我明白他們的教會正處於一個發展新事工的十字路口。 願神帶領並賜福他們將走的道路。

在夏令會中見到以前認識的弟兄姊妹,分享中知道四年前我帶領的弟兄退修會後,他們自動的組成了父親禱告會,彼此守望代禱。幾位父親自然的定期聚集在一起禱告,完全自動自發的組成禱告組,目前有好幾個小組仍然在進行中。我很佩服他們的積極和毅力。另外一對夫婦排除萬難來參加這營會,他們是做食物加工生意的,周末是最忙的。他們不計較經濟的損失,年年參加夏令會,加上近日來丈夫右腿肌肉發炎,痛的寸步難行,他還支著柺杖來參加,我感動的含著淚為他痊癒禱告。他們已多次去巴拿馬作短宣的服事,求神快快醫治他,讓這對夫婦見證神的大能。再有一對夫婦在教會中服事了二十多年,當他們回顧過去的日子,太太只幽默的說“跟醫院很有緣份”。家人健康的問題,多次的意外,及丈夫已經失明多年,但在見證會上仍不住地感謝讚美上帝。

最開心的是有機會認識並會晤將於本月去馬來西亞的短宣隊。六位姊妹去為少年人舉行幾天的英文營,看到她們的熱誠及喜悅,我感謝神用不同教會的弟兄姊妹攜手合作在宣教工場上建立神的教會,不分你我,不分先後,只願主的福音被廣傳,主的肢體被建立,主的名字得榮耀。

在我六堂分享“使命的人生”之後,我問了一個問題:“主啊,我當作什麼?”(徒22:10a) 你會問同樣的問題嗎?

神每天作新事

April 06-07, 2019
王允志牧師

今年去馬來西亞宣教之前,神把一段經文給我,要我與他們分享。“賽43:19: 神說:看哪,我要作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麼?” 我對這經文很熟,也在講道中分享過很多次。但我沒想到神不單要我與馬來西亞的教會分享這信息,更重要的是要開我的眼睛看到神的作為。真正明白什麼是神在曠野中開道路,在沙漠中開江河。

去年在馬來西亞的期間,西馬的宣道會(簡稱馬宣)牧者帶我去探訪一間離吉隆坡兩個半小時車程的基督教會。這教會因很多年輕人已經離開立卑(Kuala Lipis) 去吉隆坡讀書及就業,教會一直在沒有傳道人的情況下掙扎生存。不少年輕人在西馬三間的宣道會信主並參予事奉,所以馬宣與立卑基督教會有相連相助的感情。 每月馬宣都派短宣隊去主持一個週末的服事及崇拜,同時也作些外展的工作,支撐立卑的教會。我去年離開的時候,心中有一種特別的感受及不少的疑問。立卑與宣道會在歷史上有關係嗎?這教會是怎麼建立的?立卑在歷史上有何重要性?由教會的建築可看出這曾經是個興旺而且具有規模的教會,原因何在?

因篇幅所限,我在此只能分享一小部分,盼在下期的「匯」中更詳盡的分享神讓我看到的新事。去年回加之後,我不斷地詢問陳世久傳道(馬宣的堂主任)是否有文獻或書籍提到立卑教會的歷史。他開始發現一些文章中提到立卑,我也開始搜索宣道會在馬來西亞的宣教歷史。當我查到翟輔民牧師(Rev.Robert Jaffray) 曾在1936及1937年去過馬來亞並建立了一些事工,我興奮的要跳起來。但是卻找不到任何事工的資料。陳傳道配合我,查到在1939年香港中華海外佈道團(翟輔民牧師建立的)差派曾道行牧師去立卑開荒建立教會。經過艱苦的十年,他在立卑建立了一間福音堂。1949年曾牧師又被差派到印尼宣教工場,福音堂由兩位長老主持,1953年一位長老退休後移民美國,不久另一位長老去世,從此福音堂的音訊全無,再沒有任何文獻記載這教會的存亡。

今年我去西馬的第一週就在陳傳道的陪同下去了立卑四天,一方面參與講道探訪,一方面追尋歷史記錄和遺蹟。我不敢相信神讓我經歷眼見耳聞的奇妙。容許我在下一期「匯」與你分享神的作為。有一件事你我是確知的,神天天都在你我中間作又新又美的事,阿們!

註:王允志牧師,普通話事工牧師(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