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阿八

September 15-16, 2018
周力行牧師

阿八是一頭名種狗。

出生在遠離市區的一個小農莊的牠, 不到三天就被農莊主人的一個官長朋友買下了。農莊主人小心翼翼的把阿八放在一個楠木小籠之中, 按地址把牠託運。距離市區還遠, 小籠卻因為運輸車的顛簸而掉落地上。籠子沒有破, 鎖卻開了。阿八走了出來, 迷亂中走進了一火車站月台處。人潮過後,突然, 阿八發現有一雙腳在牠眼前停了下來。那人俯身下來,温文地抱起阿八,為牠找失落的主人,卻找不着。這人後來就收養了阿八。

這人是位老師,每天乘坐火車往返學校。阿八在他家中快樂地成長。一天,阿八在老師不經意時就悄悄隨他到火車站去了。下班時候,阿八又獨自的走去了車站等待老師。阿八興奮的跑向步出車站的老師。老師也欣悅的接受這意外的驚喜。自此,阿八就每天準時的到火車站迎接老師,風雪不改。

這一天,還未清早,阿八就感到心緒極是不平。牠也不知為何,就只想阻止所有人離開房舍。阿八當然阻止不了什麼。老師還是上班去了,阿八只有在家中忐忐忑忑的徘徊。下班時間剛到,阿八就急不及待的跑去了火車站迎接老師。老師遲遲的沒有步出,阿八也久久的沒有離開。夜深時,老師的妻子來了,對牠說:「走罷! 以後再也不用等老師了!」當天下午,老師因心臟病辭別了他們。

也不知阿八是明白不明白。此後的每一天,阿八還是按時的到火車站等待老師。直到夜深,牠才失望的、悄然的、垂着頭,搖搖晃晃的離開。忽忽數載,老師的家庭也遷離了這城市。阿八卻離開了他們,又跑回到火車站去了。沒有了家,牠便在被棄置的車箱下睡覺;沒有吃的,牠便餐風飲雨。也有些時候有些慈憐的人給牠一點吃的。夏天的炎熱沒有阻止阿八到車站,秋天的蕭瑟不能讓牠失志;冬天的寒雪影響不了阿八的的決心;春天的和風也改變不了牠的專注。十年過去了,阿八還是每天準時的到車站,夜深才離開。

這一天,漫天飄雪,阿八拖着沉重的身軀,蹣跚地來到了車站,垂坐在慣常的位置。夜黑了,阿八彷彿看見老師推開了車站的門,微笑地喚着牠的名字。阿八在驚喜中奔竄過去,擁着老師,一同離去了。(第二天,善心的人埋葬了阿八。)

「從某角度看,這是忠心。主阿,願我在祢眼中是忠心的僕人。」

(取材自電影忠犬八公的故事)

城市

August 11-12, 2018
周力行牧師

在歐洲,城市發展最快速的時間約在主後1150至1250年。在短短的一百年,城市人口增加了八倍。雖然如此,城市人口仍不過佔總人口的百份之五。大部份人還是生活在鄉村環境中,或封建制度以下。
城市生活令人的社會角式及工作模式也改變了:不再只是家庭的一員及種田的農民。城市人成為了消費者、工人、商人、學者、醫生、政府官員、律師等。漸漸地,工作種類及性質不同的人需要在同一空間生活,也服侍各人的需要。
中世紀的城市,尤其是北歐很多的城市,是基督教屬靈生活的神聖之地。有些城市的設計是按啟示錄21章的形容 – 十二城門 (如佛羅倫斯,也稱翡冷翠),以致當城外的人進城時就仿如進入天國。城市也是當時的道德中心,學習在不同地域令人敬佩的事跡。守聖餐更是整個城市的盛事,而不單是教會內的崇拜項目。大學在城市中設立,為的是要學習聖經。這重點後來才慢慢的轉離了。
不能不想到的當然是中世紀城市中的大教堂。宏偉的教堂是城市的代表。教堂的設計有很多的象徵性意義。例如三層的設計是表示神的三位一體,顏色玻璃窗是讓人產生進入教堂就如進入神國的感受。這些特點在歌德式建築之中最為明顯。
當小城市的人數漸漸增多,當教堂的領袖漸漸多管理內部行政,有一羣人則關注在城中的流浪者及貧困者。這些基督徒 (在當時大部份城市居民都是基督徒) 向有需要的人提供生活援助,服侍他們,又向他們傳福音。後來城市中所建立的濟貧院 (Almshouse), 醫院及基督教機構的地方都向有需要的人開放 – 異鄉人、無家者、疾病的、被遺棄的等,讓這些人得到生活上的幫助,也得到福音的好處。
今天,這些情況在我們的城市巳不復見。城市的設計不再讓我們想起天國,敬拜神不再是城市生活的中心,教堂不再是城市中最觸目的建築物,而城市也不再是學習道德的地方。在這環境下,你我能否保持在城市中作光作鹽的特質;每當我們步入教堂時能否想像我們是步入天國而敬拜 (大堂的顏色玻璃窗及金燈臺);每當我們離開教堂 (或教會/弟兄姊妹) 時我們是否直接或間接的服侍那些也在我們的城市中生活而在不同方面都有需要的人羣?
願神加倍的賜福予你及祝福教會。
(部份資料選自 Philip Sheldrake, The Spiritual City, 2014)

敏銳

June 30 – July 01, 2018
周力行牧師

夏日炎炎, 你是否懶洋洋的渡過每天?  或許你是四季不分地營營役役, 顧不得天上的風雲變幻, 也無暇理會盛放的花卉?

大衛感慨地說, “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詩19.1) 人需要敏銳的洞察力才能體會大衛所領會的。

敏銳的洞察是 ———–

從光芒的日出, 暼見天父的榮耀。

從如火的驕陽, 看見神創造的大能。

從輕輕的細雨, 體會天父的恩情。

從幻變的彩雲, 領會在短暫中可以留下永恆的俏麗。

從潺潺的流水, 聽見大地對神不停的稱頌。

從落日的紅霞, 感受生命的美麗。

從醉人的黑夜, 領略天父的莊嚴。

 

從翩翩起舞的蝶羣, 瞧見牠們對生命的頌讚。

從吱吱歌唱的小鳥, 聲聞牠們對天父的讚美。

從往來覓食的燕子, 意會了生命中當有的勤勞。

從叢中跳躍的松鼠, 感受了天父最適切的安排。

從水中暢游的魚兒, 明白了神所賦予的自由。

從園前憩息的小狗, 想起了神所吩咐當守的安息。

從樹上笛鳴的夏蟬, 醒悟了生命的短暫。

從懷中安睡的嬰兒, 理解了在天父懷中的安全。

從臉龐天真的兒童, 望見了單純的信心。

從朝氣蓬勃的少年, 確定了跟從神只有祝福。

從心懷大志的青年, 思索了今天仍然可以為神求偉大的事。

從穏重有成的壯年, 目睹一切都是神所賜與的機會。

從風霜滿面的長者, 知道天父在一切風浪中保守同在。

從垂暮之年的老翁, 渴慕永恆的家鄉。

盼望你有詩人的情懷, 畫家的銳利目光, 在生命的瑣事之中, 敏銳地察覺神在最平凡的地方也彰顯祂自己的榮美。以致你的生命更充滿亮麗色彩。

(感受來自:李順長, 打開心靈的視窗)

 

 

 

面對死亡

June 09-10, 2018
周力行牧師

無論你如何選擇所走的人生路,最終的盡頭只是死亡。人生或短或長,或曾叱吒風雲,或潦倒一生,或享福滿滿,或只有遺憾,最後也必須面對死亡。

死亡的到來讓人知道生命終結的時間一點也不由你選擇。也許是晚上,或許是白天,可能是炎夏也可以是寒冬。也許是少壯芳華之日,也可以在年邁力衰之期。也許有充足時間安排一切,卻有可以突如其來,讓人措手不及。於基督徒來說,重點在於是否時刻都預備好了迎見我們的神。

目睹死亡可以讓人想起一生的功過。人生難免有遺憾之事。我想就是再偉大的人就如摩西、大衛、彼得、保羅也有他們一生遺憾的事情。摩西叛逆神的吩咐而不得進入迦南 (民20.12),大衛犯姦淫謀殺之罪 (撒下11.27), 彼得三次不認主 (太26.75), 保羅逼迫教會 (林前15.9; 提前1.15)。只是逝者已矣,來者可追。這些人並沒有單在錯失中自怨自艾,反倒更加全心全意的追隨神,完成神所託付的,甚至不顧惜自己的生命,把自己也獻上了。

有人稱現今的世代是敬拜身體的世代:世人的注意力及物資都放在身體的健康上,也放在身體的享受上。運動、瑜伽、跳舞、均勻飲食、打扮、食療、排毒、食的享受… 實在是數不勝數。這些卻應該是外邦人所注意的 (「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太6.32)。今天的信徒是否能逆水行舟,首先以神的國度為念? (「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6.33)

有一天,或許是因為身體的衰殘,又或許是突如其來的遇見死亡或面對死亡。盼望你我不但無所懼怕,更能想起生命已為主燃燒透徹,盡了一切的努力榮耀祂的名。願你我都能充滿信心的說「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後4.8)。

願你的生命

曾使灰暗的人生變得燦爛;曾使破碎的生命得到醫治;

曾使迷失的生命得到方向;曾使輭弱的生命成為剛強;

曾使哀號的生命充滿喜樂;曾使絕望的生命重燃盼望;

曾使咒詛的生命轉為祝福;曾使死寂的生命重現活力。

 

與主聯合

April 14-15, 2018
周力行牧師

 「你們要常在我裡面、我也常在你們裡面。」(約15.4)

「與主聯合」並非是什麼新奇的觀念及教導。這本來就是耶穌基督吩咐門徒所當行的事。這也是宗教改革時期加爾文在他所著《基督教要義》中所強調的。只是這屬靈操練的方向在改革宗及福音派教會中不多被重視。

按加爾文所稱,接受救恩是與主聯合的先決條件。信徒透過接受基督的拯救恩典而得以與神和好。聖靈入住信徒內心而幫助信徒生命不斷更新,越來越顯出耶穌基督的性情及行為。另一方面,信徒也必須盡力從神的話語中認識神,知道祂所喜愛的,也明白祂所厭惡的;在生活中活出神所吩咐的,又不停的操練聖經的教導,就如柔和、謙卑、捨己、愛仇敵、背十字架跟從主… 等,才能活在與主聯合的境況。換句話說,「與主聯合」就是保羅所說的「活着就是基督」(腓1.21)。

「與主聯合」有什麼好處嗎? 按耶穌基督所教導的,「與主聯合」最少有五方面的祝福。首先,與主聯合讓我們多結果子(約15.5)。信徒並不能靠自己的能力,用世上的金錢才幹聰明結出神所喜悅的果子。耶穌基督明說「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樹上、自己就不能結果子,你們若不常在我裡面、也是這樣」(約15.4)。其次,信徒得以被神的話充滿,而禱告得蒙應允(約15.7)。其三,信徒因多結果子而能榮耀天父(約15.8)。第四方面,信徒得以活在主的愛中(約15.10)。活在創造宇宙萬物獨一真神的愛中,那是何等寶貴的恩典及享受!最後是聖徒的喜樂得以滿足(約15.11)。這喜樂不減少也不褪色,不受任何環境遭遇影響。實在難以想像有那一位信徒不夢寐以求與主聯合。

如何操練「與主聯合」? 在個人的層面是離不開認真的讀經禱告與默想。這些都是雙向的–在透過聖經認識神的同時也讓聖經改變我們的世界觀及價值觀; 在向神禱告之時也聆聽神的信息;在面對世界的每項事情都思考及按神的心意作決定。在羣體的層面則是在一起生活中學習彼此相愛–盡力去愛,也接受愛。「愛」必然是建立的–讓人更喜愛親近神,又享受在教會中的生活。從世界的層面來看,與主聯合是服侍世界的。就如耶穌基督的心一樣「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太20.28)。信徒當進入世界,為主作見證,盡力滿足世界的福音需要。

願你渴望又努力追求與主聯合。願主賜福與你。

       

 

尊貴身份

February 24-25, 2018
周力行牧師

                祭司是神所設立的職事,作人神之間的橋樑 –– 代表人向神禱告,代表神向人啟示心意(透過烏陵及土明)。而先知的職責則是向人宣告神喻,好讓人得知神的心意。而從聖經的角度,兩者都是極其尊貴的。

最早的祭司代表人向神獻祭的當是約伯(這是聖經學者一般的共識,也因為在約伯時代還是用牲畜作為財富的計算)。他為他的朋友禱告,以致神不審判約伯的三位朋友。但約伯不單是祭司,他也是先知,因為他向人述說了神的啟示(約38:1-42:10)。

在摩西時代,神選召了亞倫及他的後裔作祭司,又選召了利未人侍奉會幕及約櫃, 當然神也選召先知服侍以色列民。在大衛年代,利未人的職事有所改動(有些成為詩歌班,有的成為看門的),但服侍人服侍神的本質並未改變。及至亡國以後,祭司及利未人的工作界線開始朦朧:獻祭的工作沒有了,兩者都開始作教導以色列人如何遵守神的律法,如何按神的心意過每天的生活。

新約時代,耶穌基督是最大的祭司(來7章),也是最大的先知(祂完全了神的啟示)。耶穌基督道成了肉身,完全了救恩,完成了祂的工作。但祂的工作卻沒有停止 – 祂的使徒承傳了祂祭司及先知的職份,把福音傳與萬邦,讓萬民成為耶穌基督的門徒(太28:18-20)。使徒不單宣告神的恩典,他們也宣告神將來的審判。使徒過去了,卻又把這職份傳承予耶穌基督的門徒,也就是教會(指一切在基督裡重生的信徒)。這職事一代一代的相傳,直到今天。彼得宣告說: 「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

今天,在神面前,你我均是祭司也是先知。作為祭司的,當以神的話為生活的中心,當引導人到神跟前;作為先知的,當向人宣告神的恩惠、復和的信息、及有一天從神而來的審判。恩賜原有分別(弗4:11-16),但不論你我的恩賜在那一方面,你我都是祭司,都是先知。

盼望你我一生忠於神所託,在世得祝福,見主面時歡喜快樂地交賬,被主稱讚。

 

 

 

對話 (下)

December 30-31, 2017
周力行牧師

那夜, 日間的對話縈繞思緒, 我輾轉不能眠。朦朧之中, 一陣對話在心中浮現。

“主啊! 教會為何是如此境況?”

“因為他們忘記了! 我的門徒我的僕人忘記了跟從我的路是難的(約16.33)。我巳告訴了他們: 凡跟從的的必須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才能作我的門徒(路9.23)。”

“他們常忘記我是歷史的神, 也刻意安排人的遭遇(詩39.9)。在一切艱難的背後之目的是要讓他們得着祝福(耶29.11)。他們所遭遇的, 我都清楚知道。他們在患難之中信心愛心就被磨鍊被建立(羅5.3-5)。再者, 在苦痛中他們多得安慰, 又能安慰那遭遇各樣患難的人(林後2.3-6)。我沒有讓彼得遇着多樣的危險, 卻讓保羅面對各樣的危險(林後11.23-29)。因我知道保羅能勝過(林前10.13), 而且我也必定賜予足夠的恩典能力讓他能勝過(林後12.9)。”

“我的僕人時又忘記了我是公義的主! 冤屈的事是免不了的, 學生如何能勝過老師(太10.24-25)?! 我尚且被藐視甚至被出賣, 跟從我的難道還能避免嗎? 須緊記一切的不義有一天我必追討(羅12.19)。”

“他們也忘記了不要單看自己的需要! 我是那賜平安喜樂的神(腓2.4; 3.1), 一切心靈的滿足不在我以外。所以只要專心時刻親近我(約15.4-5), 遵行我的命令,彼此相愛(約13.34), 持之以恆, 就必然能享受聖徒合一相交的生活。”

“他們忘記了撒但的手段。試探(太4.1-7), 逼迫(徒8.1), 安逸(撒下11.1-27), 灰心 (王上19.4) 是那惡者常用的技倆。他們忘記了我在世界時也如何的面對這些不同的攻擊, 我的一生足可以成為他們的榜樣。不但如此,只要他們仔細思量我眾僕人的生命見證,就必能得到鼓勵(來11.1-12.1)。”

“主啊! 那麼信徒當如何呢?”

“當知道我是那位勝過世界的主(約16.33), 也是勝過一切的主(路10.19; 弗1.21), 我是始也是終(啟21.6; 22.23)。我的門徒當緊緊的追隨我, 然後出去使所有也作我的門徒(太28.18-20), 幫助他們加入教會, 教導他們遵守我一切的吩咐。這樣就必常經歷我所賜予的恩典, 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

“若有人願意又走上的,就必然能夠在我裡面勝過世。且在末後必要得着生命及公義的冠冕(提後4.8; 啟2.10), 也要得着榮耀。現今的苦楚若在將來的榮耀的比較下,就不算什麼了(羅8.18)。你跟從我罷!(約21.19)”

* * *

我心激盪。

    

 

對話 (中)

December 16-17, 2017
周力行牧師

湊巧, 在餐廳的那邊廂,我彷彿聽見另一番對話:

“你的精神好像差了許多!又是忙過了頭吧?”

“噢!是的!你也清楚,教會不大,願意參與事奉的弟兄姊妹不多,沒有人承擔的只好自己來。講道、領主日學、安排及帶領團契、探訪是免不了的, 有需要時還得在主日崇拜中負責領詩及讀經。最費勁的還是平息弟兄姊妹的誤會及不和!事務繁雜,難免有失誤的!每次的錯失我都內疚自責,久久不能平復!雖然弟兄姊妹多有包容的,但不高興的有,當面責罵的也有!有誰能真的理解在這一切的工作以外,我還有家庭的責任,還必須面對父親及兄姊的冷眼?!這樣的事奉日復一日已多年了,我如今真是每天活在崩潰的邊緣,隨時都可以倒下去!”

“你還好!在七、八十人的教會事奉!我事奉的教會不到四百人,你所說的困難都有,而且恐怕是更多! 是教會唯一的牧者,很多事情都可以作決定, 也沒有教牧同工的張力及磨擦!經驗告訴我,以愛相待真如鳳毛;彼此嫉妒的、背後說讒言的、排擠頂撞的、以怨報德的,我都遇過了,也着實見過不少!你所遇到的算不了什麼!”

“那倒是的!最傷心的還算弟兄姊妹或朋友的離開!不論日子長短,都是難得的關係。當他們要離開時,總是令我難受。那些因工作或教會沒有能滿足他們的事工而離去的,那是無可奈何;但因為不能彼此接納某人而離開的,真使我悲痛!使我黯然是弟兄姊妹的不以為然,認為這是無可避免的,從不思索個中原因,更遑論能因人的離去而成長了!”

“唉!今天的世界在消費主義籠罩下,你的教會不大,事工還待發展,面對那些單求得益而不願付出的人,實在是沒有什麽可以馬上湊效的良方!我教會所面對的反倒是另一挑戰:教會較大,若只參與教會的主日崇拜聚會而不主動又恆常參與團契的話,真可以聚會多年還是陌生人一位!我知道的話必然作出邀請,若他們不願意,我也無計可施!作為牧者這許多年,也許我已經太過習慣這境況了,也許我心已淡然,再也找不到往日對福音的激情!只是盡力保持每天的靈修及禱告,其他的事情嘛,盡力而為之就是了!”

“那就是了。有時真盼望可以早點退休!啊,是了,今次找你是要問你近年在教牧輔導學上有什麼突破嗎…”

* * *

我心冰冷!

    

 

對話 (上)

December 02-03, 2017
周力行牧師

有一次在餐廳中我彷彿聽到這樣的對話:
「看你好像沒精打彩, 最近可好? 有什麼困擾的事嗎?」
「最近我在認真的思考不再到教會聚會了。我也曾告訴你, 這教會我巳參加數年了, 但總還是與弟兄姊妹格格不入似的。每次聚會完結, 各人總是三五成群地侃侃而談。但他們所談論的都是只有他們熟悉的往事及經歷, 我根本無從參與。也許是我其貌不揚, 性情也甚為內歛, 也無什麼令人刮目相看的才華, 所以主動與我接觸的從來就不多, 更從來沒有人向我注目的。團契有什麼大型活動他們還是會邀請我的, 但情況還不是一樣!倒像是各自各小組在一起, 我卻是不屬於任何一組的, 所以數次之後我就再沒有參加了。」
「啊! 是嗎? 我的情形也真相像。也許是我參與教會聚會時巳經是基督徒, 所以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人關注我。 你知道, 我也不外乎是平凡人一位, 才疏學淺, 也不是問題人物。所以從來都不矚目。牧者從來都不需要處理我什麼問題, 也從來沒有邀請我參與什麼事奉工作或接受什麼訓練的。我雖然在那教會聚會多年, 也真覺得還是圈外人。不過我覺得他們對未信主的朋友倒是特別關心的。想是我到教會時巳是基督徒, 所以各人對我極為淡然。不過我想這是正常的現象吧! 過去我也曾到不同的教會聚會, 都是這樣子的, 所以我也不以為然。還是自己讀讀聖經禱告禱告好了。」
「那你還好。我是信主不久, 對聖經甚為陌生。但每次研經聚會時, 他們都好像不歡迎提問的。有好幾次我問了些問題, 不但沒有回答, 反倒叫我留心聽, 不要問! 自那時起我就再沒有跟他們討論過什麼了!尤有甚者, 團契的內容也是千篇一律, 參與或不參與對我來說真的沒有什麼分別!」
「你有信仰上的問題為什麼不找牧者問個明白?」
「教會不是很大, 只有一位牧者。我見牧師忙個不停的, 不是主領聚會就是開會, 而且不是這位執事找他商議事工就是那位弟兄或姊妹問他意見, 整個星期好像都沒有那天可以早回家的。況且近年來主日崇拜的講道了無新意, 想是牧師真的沒有足夠時間安靜, 好好預備講道信息。我那好意思再增添他的麻煩!」
「也真的是。不要再談這些了! 你聽說新手機快推出市塲了嗎…」
* * *
我心黯然。

合一

October 07-08, 2017
周力行牧師

什麼是合一? 合一不是做事按一特定的公式,依從公式是劃一;也不是把所有基督教組織歸併,結合同一組織是統一。保羅在以弗所書4:3中教導“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可見合一是聖靈所賜的,是指眾信徒(基督徒)的內心而並非外表的行為(然而外在的行為反映內心)。

自人犯罪以後,人與人之間便有了一間隔的牆(弗2:14)。這牆高厚堅固,無人能以銷毀。耶穌基督是透過祂的死,把這堅固的牆拆卸了,以致人與人之間可以合一。(弗2:15-16)這是已經成就了的事情。但基督徒在世仍有犯錯及犯罪的可能(約一 1.9),還是不完全。

因此,合一需要付代價。若合一是自然而然,那就不必“竭力”了。所以保羅多次吩咐眾聖徒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林前1:10),“合而為一”(弗4:3),“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腓2:2)… 等。可見,信徒能夠合一,必須有所犧牲。最明顯的,莫過於在與真道沒有關係的事情上,放下自己的堅持。實際上,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大多是出於個人的喜好、逞強、或要作主,甚少是與真道有直接關係的。

在主裡合一想是基督徒最難勝過的事情之一,以致耶穌基督在世的最後一段時間也為眾使徒禱告父神,求天父幫助門徒合一。(約17:11) 不但如此,耶穌基督在那時候也為你我禱告,懇求天父使所有跟從祂的人都能夠合一,好像天父與主基督的關係一樣。(約17:21-23)若然跟從主的門徒能以合一的話,就能夠“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來、也知道你愛他們如同愛我一樣。”(約17:23)可見,世界是沒有合一的,以致當世界看見基督徒的合一,就不能不承認耶穌基督是天父所差來的救主。

誠然,聖靈不斷的工作,撒但也不停的工作。聖經形容撒但是那“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喫的人。”(彼前5:8)牠在用盡不同的試探(當然是殊不簡單,從牠如何試探耶穌基督就可見一斑)使人與神疏遠,也使人與人之間因種種大事小事而遠離。

你我當時常小心警惕,在聖靈不停的提醒下,能盡心竭力的保守合而為一的心,不停的追求高舉基督,全心為主,不為自己,以致教會在世界面前能作有力的見證,福音工作能以有果效。

讓我們彼此互勉。求主憐憫!求主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