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復活節(Easter)」的意義 (2019.4.13/14)

教牧心聲:
                                             「復活節(Easter)」的意義
李耀全牧師

您知不知道「復活節」的英文名字“Easter”原本是一個異教的節日的名稱,敬拜者是薩克遜人(Saxon, 昔日曾居住於德國西北部,其中部份人於五至六世紀被征服並定居於英國),而敬拜的乃春節的女神“Easter” (a goddess of spring or renewal)。後來早期的宣教士向這些人傳福音使他們歸信基督教,漸漸便將拜女神“Easter” 的節日改為記念主耶穌基督復活。

其中與此女神Easter節日的習俗有關的乃復活兔(Easter Bunny)與復活蛋(Easter Egg),都是象徵春節的來臨。復活蛋代表春節,多產(fertility)及更新的意思。按德國的傳說,女神Easter醫治了一隻受傷的野兔(hare),而野兔就像小鳥一樣生蛋回饋女神!在埃及的神話中早已有在春節吃蛋(代表活力多產)的傳統,甚至把蛋加上五顏六色,令節慶生色不少。

在基督教的歷史中,教會復活節日的計算是由第一次尼西亞大會(First Council of Nicaea, 325A.D.)設定在每年三月春分(March equinox)月滿(the Pascal Full Moon) 後的第一主日。這是為甚麼每年的復活節都落在不同的日子。

復活節真正的意義當然是慶祝主耶穌基督從死裡復活,是基督信仰的核心。耶穌的復活帶給全世界的人永生的盼望。基督信仰的福音乃「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我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使徒彼得在五旬節證道時完完全全以主耶穌復活為根基 ─ 「當我們的主在世時,他常提及他上耶路撒冷時,會如何被人處死,但第三天卻要復活,這些事既然已經應驗,那麼可見他所說的其他話也必然是真的。」(徒二)主耶穌若沒有復活,那麼他就不是我們的救主,我們一切所信的也沒有基礎義意了!

復活的義意在早期信徒的生活佔了重要的地位。他們的墓碑有刻上「基督復活」的字眼,在他們逃躲大屠殺時藏身的洞穴牆壁上亦有寫上有關的字句。

「復活節」的課題出現在教會最早期的讚美詩,是四世紀最重要的辯道及證道的議題,也成了尼西亞信經的重點:
「我信獨一主耶穌基督,上帝的獨生子,在萬世之前,為父所生的,從神出來的神,從光出來的光,從真神出來的真神,受生的,不是被造的,與父一體的;萬物都是藉著主受造的。主為要拯救我們世人,從天降臨,由聖靈感孕童貞女馬利亞,取著肉身,並成為人,在本丟彼拉多手下,為我們釘十字架;被害,埋葬;照聖經第三日復活,升天,坐在父的右邊;將來必有大榮耀,再降臨,審判活人死人。祂的國無窮無盡。」
讓我們好好地預備一起慶祝主的復活!

神每天作新事 (2019.4.06/07)

教牧心聲:
                                                            神每天作新事
王允志牧師

今年去馬來西亞宣教之前,神把一段經文給我,要我與他們分享。“賽43:19: 神說:看哪,我要作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麼?” 我對這經文很熟,也在講道中分享過很多次。但我沒想到神不單要我與馬來西亞的教會分享這信息,更重要的是要開我的眼睛看到神的作為。真正明白什麼是神在曠野中開道路,在沙漠中開江河。

去年在馬來西亞的期間,西馬的宣道會(簡稱馬宣)牧者帶我去探訪一間離吉隆坡兩個半小時車程的基督教會。這教會因很多年輕人已經離開立卑(Kuala Lipis) 去吉隆坡讀書及就業,教會一直在沒有傳道人的情況下掙扎生存。不少年輕人在西馬三間的宣道會信主並參予事奉,所以馬宣與立卑基督教會有相連相助的感情。 每月馬宣都派短宣隊去主持一個週末的服事及崇拜,同時也作些外展的工作,支撐立卑的教會。我去年離開的時候,心中有一種特別的感受及不少的疑問。立卑與宣道會在歷史上有關係嗎?這教會是怎麼建立的?立卑在歷史上有何重要性?由教會的建築可看出這曾經是個興旺而且具有規模的教會,原因何在?

因篇幅所限,我在此只能分享一小部分,盼在下期的「匯」中更詳盡的分享神讓我看到的新事。去年回加之後,我不斷地詢問陳世久傳道(馬宣的堂主任)是否有文獻或書籍提到立卑教會的歷史。他開始發現一些文章中提到立卑,我也開始搜索宣道會在馬來西亞的宣教歷史。當我查到翟輔民牧師(Rev.Robert Jaffray) 曾在1936及1937年去過馬來亞並建立了一些事工,我興奮的要跳起來。但是卻找不到任何事工的資料。陳傳道配合我,查到在1939年香港中華海外佈道團(翟輔民牧師建立的)差派曾道行牧師去立卑開荒建立教會。經過艱苦的十年,他在立卑建立了一間福音堂。1949年曾牧師又被差派到印尼宣教工場,福音堂由兩位長老主持,1953年一位長老退休後移民美國,不久另一位長老去世,從此福音堂的音訊全無,再沒有任何文獻記載這教會的存亡。

今年我去西馬的第一週就在陳傳道的陪同下去了立卑四天,一方面參與講道探訪,一方面追尋歷史記錄和遺蹟。我不敢相信神讓我經歷眼見耳聞的奇妙。容許我在下一期「匯」與你分享神的作為。有一件事你我是確知的,神天天都在你我中間作又新又美的事,阿們!

註:王允志牧師,普通話事工牧師(代任)

「為主擺上 必不落空」(2019.3.30/31)

教牧心聲:                         

                                                           「為主擺上 必不落空」                                歐陽鑽玲傳道

                不久前讀到一則見證,一位在美國的牧者收到一張便條,上面寫著:「親愛的牧師,最近我尋回一本在五十年前,由史達文先生贈送給我的聖經,他是貴教會的一位主日學教師,那時我只有十三歲,是一位隣居帶我返教會的。現在我信了主,希望能向史達文先生道謝。若你能為我提供史先生的聯絡資料,萬分感激。」

雖然昔日那位主日學教師史達文先生在去世前沒有機會看到結果,但他憑愛心所贈予這年輕女孩的禮物,卻在多年以後結出果子。

以上的見證令我想起我在沙省兩年義務牧會的日子。我們教會座落在較多華人聚居之處,離我們教會不遠有一間唐人餐館,我不時會到那裏吃飯,因為這餐館的碟頭飯比一般大,堆滿碟子的飯總夠我吃上兩三天。餐館那位老闆娘很和善,我常在有機會時就和她分享信仰,藉著我的經歷向她做見證,鼓勵她追求認識真理。她很喜歡和我傾談,可是最終她沒有信主。其後,我也離開沙省,她也去了卡加里。在我來了本會事奉後,相隔多年後的一天,有人從卡加里傳來口信:昔日在沙城那餐館老闆娘已信主,特托人轉告我。收到這消息,心中甚是雀躍感恩。

傳道書提醒我們:「看風的,不撒種;觀雲的,不收割… 早晨要撒你的種,直到黃昏也不要歇手;因為你不知道那一樣種得成… 」(傳11:4-6《新譯本》)

我們為主工作不要只看眼前的果效,只要靠主,盡自己的責任,一有機會就為主得人。我們只要靠著禱告忠心為神擺上,神自會負責後果,即或今天不見果效,但將來在天家必會收成。加拉太書6:9「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

我們教會的啟發課程正在接受報名,正是與人分享寶貴救恩的機會,盼望我們能把握良機,邀請親友到來赴福音的筵席。

 

 

我兒子的父親是個罪人(2019.3.23/24)

教牧心聲:                                   

                                                       我兒子的父親是個罪人                        陳榮基傳道

我們一家從香港來到溫哥華的時候,大兒子只有14歲。在他的世界裏,最重要的就是朋友。在香港,他有很多朋友,能夠促膝談心的也不少。他的學校生活和教會生活都非常精彩。他是一個敢言、活躍的孩子。他在學校團契當團長,又主動帶領同學返自己的教會。在香港,他的世界很美好。來到溫哥華,由於文化的衝擊和語言的障礙,無論在學校,在教會,他都找不到朋友。他努力嘗試融入, 但不成功。他思念香港的一切,他的心情變得鬱悶。說到尾,離開香港來加拿大生活不是他的選擇。

我太太的心情也好不到那裏去。她掛念在香港的父母,家人,朋友和教會的弟兄姊妹。再者,溫哥華的秋天,也真的叫人沮喪。太陽伯伯不到 5點就收工,6點已經天昏地暗。初到貴境的我們,在思鄉情緒和夜長日短的雙重打擊之下,心情變得煩躁不安。一家四口,只有小兒子的心情還算可以。

家務,在沒有工人姐姐的日子,往往變成父子之間的衝突導火線。我也記不起是什麼雞毛蒜皮的事情,只記得大兒子令我心情不爽,我就決意要教訓他。他傍晚要到Riverport 去參加一個空軍學員(Air Cadet) 的活動。我叫他自己想辦法,因為我決意不開車送他去。

倔強又沒有朋友可以幫忙的他,就一個人從我們在 No.5 & Williams Road 的家,一直步行至Riverport 的保齡球場。在又黑又冷的路上足足步行了40分鐘。回來時也是一樣。只是環境更加黑,天氣更加冷。

我是一個冷血的父親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回想當時的決定,我感到內疚,後悔和羞恥。 因為,我實在沒有任何合理的理由去拒絕開車送他。我的決定反映出我的小氣,我的不成熟。我讓我的情緒支配了我的理智。我讓我的怒氣蓋過了我對兒子的愛。我讓魔鬼的殘忍勝過了上帝的寬容。我得罪了我的兒子,我得罪了愛我們一家的上帝,我犯了罪。*

我相信上帝對所有父親最基本的要求包括兩方面:供應和管教。無條件供應孩子的基本需要是我們的天職,有需要時用合宜的方法去管教孩子是我們的責任。 但是,當我們利用“供應者”和“管教者”的身份,以拒絕供應或者苛刻管教, 去操縱孩子的行為,甚至宣洩自己的情緒時,我們已經陷在罪中。

*為這事情,我已經向大兒子道歉,並且得到他的寬恕。

與子女同行 2019.03.16/17)

教牧心聲:                                         

                                                               與子女同行                                  龔敏光牧師  

上週五陳榮基傳道在約瑟團契分享「信不過三代?」,論到父母與子女如何建立親密而持久的關係,他提到為人父母的四個角色:父母親、導師、朋友、主內弟兄姊妹。這些角色的重要性和比重會隨著子女成長而轉變。神的憐憫,賜我一個兒子,使我可以學習、經歷子女成長的旅程,以下是我個人在這四方面的反省:

父親

作為父親,首要的任務就是成為我兒子的供應者。提供日用的飲食和滿足其需要,就如我們的天父,把日用的飲食賜給我們。

從嬰兒時開始,他一哭就要馬上起來餵奶,那管是三更半夜。(註:師母做護士當夜班時,我便要披甲上陣),換尿布和洗澡也是家常便飯。

我想這是我感覺最困身的時候,因為他分分鐘需要你,初為人父母在關係上要適應。隨著兒子成長,我便要提供娛樂,陪伴他玩耍,成為他的同伴,睡前講故事…兒子再長大一點便需用接送上學放學和其他的課外活動。回望過去,我要感謝神,因為這段是我和兒子最親密的時光。

導師

在學習上遇上困難時,父母亦充當兒女的導師,指導他的功課。還記得孩子喜歡每事問,爸爸為什麼(點解? 點解?)會這樣那樣…坦白說,有時我實在覺得非常厭煩,但神要我在過程中學習忍耐,循循善誘。此外,我亦充當他的游泳教練,教導他打乒乓球、羽毛球、騎單車…更重要的教導他是非對錯,按聖經教導他孝敬及尊重父母–「太15:4神說:當孝敬父母;又說:咒罵父母的,必治死他。」我亦提醒自己要按神的吩咐教養兒女–「弗6:4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只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

朋友

兒子漸漸長大成人,有自己的思想、主見,我發覺我的角色轉化成為他的朋友。在關係上著重與他分享及交流。在互聯網科技世界中,他成為我的科技顧問,告訴我將來的科技發展是走向人工智能。鼓勵我在虛擬銀行開戶口…在討論政治取向,我們同意可以有不同的看法(agree to disagree),各自投票給所喜悅的政黨,彼此尊重。在生活上各有各忙,不再像從前經常一起吃飯,若要一起用膳,就需要像朋友般預約時間。

內弟兄

在這一切角色的轉變中,我最感欣慰的是他信了主。成為我的主內弟兄,在工作上可以分享彼此的挑戰,彼此代求。直到現在,我最珍惜是與兒子一同禱告的時間,每天晚上睡覺前,他都來找我一起祈禱,無論我在做什麼,我都願意放下我的事情,跟他一起祈禱,我珍惜這段美好的時光。但願每一位父母親都有兒女成為他們主內弟兄姊妹,在主裡彼此代求,阿們!

「預苦期」(Lent) 的意義(2019.03.9/10)

教牧心聲:                            

                                                   「預苦期」(Lent) 的意義                        李耀全牧師

上週三(聖灰日)我們已踏入預苦期。基督教大公教會的年曆中最重要的節期乃「預苦期」(Lent)。從英文“Lent” 一字的來源,我們可以明白「預苦期」的意義。其實“Lent”是古英語文“Len(c)ten”的縮寫,其意思乃「春季」,如荷蘭文“Lente”及德文“Lenz (Lenzo)”。“Lenten”不單是指春季(Springtide),因它亦指「三月」(March),即這節期開始大部份的月份。

從早期教會傳統開始,「預苦期」首日乃聖灰日(Ash Wednesday),是把去年棕枝日(Palm Sunday)用的棕枝燒成灰,然後塗在崇拜者的額上(天主教徒有祝聖的儀式),用作悔罪的象徵(參尼9:1),目的是信徒求主憐憫,能手潔心清準備迎接主的復活。

「預苦期」是40天長(由聖灰日起)正式成為教會的傳統可追溯到第四世紀,是為復活節前作準備。當然「40」在聖經中有不少屬靈的意義,如摩西40晝夜禁食後才領受「十誡」(出34:28),又如以利亞走40晝夜到何烈山(西乃山)與神相遇(王上19:8);而耶穌是40 晝夜禁食後接受魔鬼的試探(太4:2)。

故此昔日在預苦期信徒禁食40天,共6週(星期一至六,除了主日,計算由聖灰日(星期三)起,即4天+36天。一般的做法一天只進食一次(在黃昏或3 時後)。目的是專心悔改認罪,親近神。

漸漸在這操練中,為主的緣故學習「捨棄」(give up something for the Lord)也成為這段「預苦期」間的一個操練靈性的方法。今日這「捨棄」的操練可以是為主放下自己的喜好和享受,藉此略略體驗主為我們捨棄一切之痛苦,正如詩歌「我曾捨命為你」(Frances R. Havergal, 1836-1879) 所言:

我曾捨命為你,我血為你流出,

救你從死復起,使你罪過得贖。

為你為你我命曾捨,你捨何事為我?

預苦期間除了上述禁食和捨棄外,信徒可以用各樣方法操練靈性,正如保羅所言:「… 要操練自己達到敬虔的地步。因為操練身體,益處還少;唯獨操練敬虔,凡事有益,享有今生和來世的應許。」(提前4:7,8)。這可以包括禁食禱告,自省悔罪,操練克己,實踐愛心,默想聖經(尤其是箴言)等。

預苦期的目的,顧名思意乃在主受難前嘗試體驗主耶穌為我們成就的救恩,體會祂的博愛、溫柔、忍耐、勇氣與孤寂,與基督一同受苦、經歷試煉和得勝試探。讓我們好好地進入今年的預苦期,思想主的受難與復活。

   

《從心合一》(UNITY) 2019.03.02/3)

教牧心聲:                           

                                           《從心合一》(UNITY)          李耀全牧師

當我們合一敬拜和禱告,神就開始動工在我們當中

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祂的道路遠超過我們的

從心合一,同心合意,當我們放下自己心,為大使命獻上自己

從心合一,同心合意,讓我們先求神國和義,不分彼此同心向前行

向這世界為主發光,合一尋求神國度藍圖

不在乎自己,體貼神心意,使用我們走遍世界各地

(讚美之泉 | 曲:游智婷 | 詞:鄭懋柔)《從心合一》

        在這個強調個人特色的世代,「合一」是不容易達成的目標。自從2013年美國讚美之泉推出《從心合一》這一道詩歌以來,教會弟兄姊妹都非常喜歡它,而常在不同的聚會高唱這一首詩歌。到底我們唱這首動聽的詩歌時,我們是否真正口唱心和呢?如保羅所言:「同心合意,興旺福音」(腓1:5),又如保羅在同一書信的結束時對他的同工所說:「…要在心裡意念相同(同心)」(腓4:2)其實這正是保羅在腓立比書的核心教訓:「所以,你們在基督裡若有甚麼鼓勵,有甚麼愛心的安慰,有甚麼靈裡的契通,有甚麼慈悲和憐憫,就應當有同樣的思想,同樣的愛心,要心志相同,思想一致,使我充滿喜樂。」(腓2:1,2)保羅的喜樂得以「充滿」(complete)來自信徒從心的合一。

我們主耶穌基督臨別為門徒禱告時便五次求神使門徒能「合而為一」(約17:11, 21, 22, 23)。可見耶穌是多麼關注信徒「合一」的重要!這首詩有兩個「從心合一」的提示。讓我們認識何謂「合一」和如何「合一」。

  1. 「合一」是信徒合一的敬拜和禱告

「合一」不是一個口號,乃是一種行動–以神為中心的敬拜和禱告。我們能這樣「合一」,是因明白到神的意念/道路是超過我們的意念/道路(賽55:8,9)。我們能否合一在乎我們是否同連主耶穌基督(「在基督裡」)。我們真心敬拜主,同心禱告時,我們就自然「合一」。

  1. 「合一」是放下自己心意尋求主的心意

「放下自己」談何容易,因為人人都有自己放不下的「自我」。我們要學習放下自己就是要積極地尋求主,討祂的喜悅。主的心意(約3:16)可見於祂給我們的大使命–「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28:19)。要回應大使命便要先放下自己–「如果有人願意跟從我,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16:24)「背十字架」便是求祂的國和祂的義(太6:33)。「自我」乃「合一」最大的障礙。綜合起來便是:

向這世界為主發光,合一尋求神國度藍圖

不在乎自己,體貼神心意,使用我們走遍世界各地

               

我要能看見 (2019.02.23/24) 

教牧心聲:                                               

                                                              我要能看見                                             周力行牧師

 “17…不要懼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18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啟1.17-18)

人生路上,總有晴有雨,有平坦路途亦有崎嶇山徑。但崎嶇難行的窄路總是多得很。就如晉書所記:“天下不如意,恆十居七八”。保羅也說“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裡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耶穌基督更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因此,基督徒也必須面對艱難與挑戰。只是在每天所經歷的艱難或挑戰之中,你是否只看見無奈及苦痛,或你能在這些事情的背後有所看見?

使徒約翰在年邁之時被放逐拔摩島,相信那是他人生中最艱澀的一段日子。在那些日子中約翰沒有忘記神,深信他在主日中還是單獨的敬拜主。在這時候,主耶穌基督向他啟示了異象,又吩咐使徒約翰為眾教會記下所看見的異象。

耶穌基督向使徒約翰啟示了祂是榮耀的主,也是掌權的主。從祂的衣飾“身穿長衣,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我們能看見祂的尊貴。“他的頭與髮皆白,如白羊毛,如雪”顯明了耶穌基督是滿有智慧及公義的主。“眼目如同火焰”表明了祂是無所不見無所不知的神。“腳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展示了耶穌基督的權柄和能力。祂的榮耀不可言傳。因此當使徒約翰看見主時就只能懼怕得“仆倒在他腳前,像死了一樣”。這位慈愛的主卽“用右手按著”及安慰約翰。耶穌基督在眾教會中行走,祂清楚知道你在任何時候的情況,在祂周圍更有千萬天軍歌頌跟隨。有這樣的一位主在你身旁,你還有什麼應該擔憂懼怕的嗎?

昔日有一瞎子不停的向主高呼,求主耶穌基督可憐他,讓他能看見。(可10.46-52; 路18.35-43) 當然,這瞎子不是單要能夠看見耶穌基督,而是要得到正常視力,主也應允了他。但盼望你我也向主呼求,要能夠看見榮耀的主,以致我們能夠無論在任何境況下均可因見主而得力,又在平安及喜樂中奔走天路,且越走越起勁。

 若你在艱難中不氣餒,堅持常常親近主呼求主,深信你必能看見主的榮美及威儀,以致生命滿有主的能力,在世界面前作美好的見證。

 求主憐憫。願一切榮耀都歸與祂。

 

 情同手足 (2019.02.16/17)

教牧心聲:                                                 

                                                            情同手足                                         李耀全牧師

真正的朋友,情同手足,同甘共苦,生死與共。英國文學家莎士比亞曾說:「朋友間必須是患難相濟,那才能說得上真正友誼。」魯迅也曾說:「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詩人大衛在他朝聖之歌(詩133)如此形容兄弟之情 – 「看哪!弟兄和睦共處,是多麼的善,多麼的美。」(詩133:1)相信他作詩時一定想起他的摯友約拿單。但在此,「弟兄」乃指在錫安山朝聖的以色列人(詩133:2)。神的子民同心合一團結敬拜,如名貴的香油落在神的僕人(亞倫)的身上,象徵獻給神最美的敬拜,是神所喜悅的。這種和睦共處又好比黑門山的甘露清新可喜,祝福眾人(詩133:3)。今日這便等同教會裡一起敬拜事奉的弟兄姊妹。

筆者有一位小學的同學朋友,雖然分隔於南半球與北半球,卻每次一見如故,手足情深。多年前他送上紀念牌,名為「友誼的奇蹟」(The Miracle of Friendship)。牌上寫著:「有一神跡名為『友誼』,住在人的心裡;而您不知它何時開始,如何發生。但它帶來的喜樂能夠特別提昇您,使您發覺原來『友誼』乃神所賜最珍貴的禮物。」(中譯)吾友也就是神賜我的珍貴的禮物。

大衛與約拿單純真的友誼(撒上18)可說是聖經中友誼的典範。他們二人成為同甘共苦的摯友,秘訣何在?

首先,這友誼出自深切的盟約

「約拿單的心和大衛的心…深相契合。約拿單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命。…約拿單與大衛立盟約,因為他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命。」(撒上18:1,3)。這裡他們二人的心「深相契合」(“knit” together)。「盟約」不單是一般「合約」;它是一種生死盟,即生死與共!這種盟約乃模仿神(耶和華)與人所立的約,藉此我們成為神的兒女,我們就互為肢體。換言之,真正的友誼乃以神為本。

其次,這友誼顯示於無私的犧牲

約拿單在立約之後,將自己作為儲君(王子)的身份象徵(外袍與武器)交給大衛,不但表示他忠心無私,也表明他早在早期已承認大衛是神所揀選的下任君王(撒上18:4; 23:17)。日後約拿單多次保護大衛逃離他父親掃羅王殺害他的陰謀。這種無私的友誼預表主耶穌基督大公無私的博愛。手足之情其實是延續神愛世人的大愛,也是主給門徒「彼此相愛」的命令!

真正純真的友誼源於以神為中心的抉擇。醜陋陰險人間的敵意卻源於以自己為中心的罪性(如掃羅的嫉妒心與惡毒,它的結果是精神的困惑及至終身敗名裂)。

“沙灘上的腳印”(2019.02.9/10)

教牧心聲:                                        

                                                             “沙灘上的腳印”                                    汪詠梅傳道

最近我在主日講道中分享大衛和歌利亞的故事,談到大衛有信心打敗歌利亞,他的信心是從他過去對神的經歷而來。大衛對掃羅說:「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撒上17:37)我們每個人在人生中都會經歷艱難,有時候我們的生活真地糟糕到了好像一盤散沙、無法收拾的地步。但是,當我們回過頭去看,看到神過去對我們一路的保守引領時,我們就會對神有信心,不至絕望。有一首詩叫「沙灘上的腳印」(作者不詳),很多基督徒都很熟悉,我每次讀到,心裡都抑制不住地感動,在此與弟兄姐妹們分享,盼望它也能成為你的安慰。

Footprints in the Sand

One night I dreamed a dream.
As I was walking along the beach with my Lord,
Across the dark sky flashed scenes from my life.
For each scene, I noticed two sets of footprints in the sand,
One belonging to me and one to my Lord.

After the last scene of my life flashed before me,
I looked back at the footprints in the sand.
I noticed that at many times along the path of my life,
especially at the very lowest and saddest times,
there was only one set of footprints.

This really troubled me, so I asked the Lord about it.
“Lord, you said once I decided to follow you,
You’d walk with me all the way.
But I noticed that during the saddest and most troublesome times of my life,
there was only one set of footprints.
I don’t understand why, when I needed you the most, you would leave me.”

He whispered, “My precious child, I love you and will never leave you,
Never, ever, during your trials and testings.
When you saw only one set of footprints,
It was then that I carried you.”

有一夜,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在沙灘上與主漫步。昔日我人生的場景一幕幕劃過漆黑的夜空。每一幕中我都看到沙灘上有兩副腳印,一副是我,另一副是主。當我人生的最後一幕從眼前劃過,我回頭看沙灘上的腳印,注意到在我人生的路途有很多次,尤其是在我人生最低谷、最悲傷的時刻,沙灘上只有一副腳印。這著實令我不安。我問主:「主啊,你曾說一旦我決定跟隨你,你將一路與我同行。可是我看到,在我人生最悲傷、最愁煩的時刻,沙灘上只有一副腳印。我不明白,為什麼在我最需要你時,你卻離開我。」主輕聲對我說:「我的寶貝,我愛你,永不會離開你。在你經歷的一切試煉中,我從未離開你。你看到只有一副腳印時,那是我將你背在肩上。」